新闻
不撕,何以成为今天的戛纳
2018-05-17 17:45
转眼作为“欧洲三大电影节”之一的戛纳国际电影节已开幕一周,这个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国际顶尖电影节,每年都吸引着全球几十亿双眼睛的关注,想借机成名的人数不胜数。
 
在戛纳,本不受关注的电影会火,本没什么名气的人会红,它的关注度以及七十多年的声誉和地位摆在那儿,世人对它的崇拜和爱是有道理的。
 
▲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审团以及现场盛况
 
但人红是非多,电影节亦是如此。有人爱戛纳,也有人唾弃它。
 
没有经历过撕逼的戛纳是不完整的。
 
来砸屏的,必须撕
 
最近一次与戛纳的撕逼大战也就是一个多月前的事儿。
 
本届戛纳电影节公布入围影片名单之前,官方组委会声明今年主竞赛单元影片必须为法国院线上映影片。
 
声明一出,便关乎到本届的5大热门影片的生死。
 
它们分别是阿方索·卡隆的[罗马],杰瑞米·索尔尼尔的[黑暗之中],保罗·格林格拉斯的[挪威],以及与奥逊·威尔斯相关的两部影片:[迟来的爱]和[风的另一面]。
 
这5部影片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由Netflix出品。
 
戛纳此举是对准了Netflix,组委会认为,不在影院上映,只播放于流媒体的不是电影。
 
随即Netflix方面表示撤回5部影片,不参与戛纳方面的任何活动。
 
Netflix方面负责人Ted Sarandos说:“如果为了把我们的电影展示给戛纳国际电影节的600个人,而必须同意不给数以万计使用Netflix的法国用户看。很明显,我们已经通过了。”
 
也就是,用户的选择已说明了一切,在Netflix眼里戛纳并不重要。
 
▲Netflix的CCO:Ted Sarandos
 
而Netflix与戛纳的矛盾不止如此。去年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,由Netflix出品奉俊昊导演的[玉子]以及美国导演诺亚·鲍姆巴赫的[迈耶罗维茨的故事]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。
 
当时戛纳评委会主席阿莫多瓦曾表示,只有大银幕上的作品才有资格角逐金棕榈奖,法国院线也不答应。
 
Netflix方面被要求戛纳首映后,影片要在院线上映36个月后才能投放流媒体播出。后经Netflix、电影节和院线三方协商,去年的两部影片才保住了入围与参展的机会。
 
而到了今年,戛纳的新规定出台,没有商量的余地,直接将Netflix的5部影片拒之门外:参展可以,入围主竞赛单元不行。
 
Netflix自然也来了脾气:别说参展,什么活动也不去了,都撤回来!
 
70多岁的戛纳心中有个大荧屏,就觉得在院线上映的才是电影,砸了它的荧屏就是砸了它的饭碗。
 
即使Netflix有用户撑腰,也要与其撕到底!
 
先相爱,再相撕
 
阿巴斯说:“评判艺术作品是一项无意义的活动。怎样的标准或规范可能被采用呢?”
 
“对举重运动员来说是重量,对跑步者而言是时间。我只能根据自己的口味评判一件作品。”
 
戛纳的口味只是电影评判的一种,难免有不对味儿,或是味觉失灵的时候。
 
由此而生的撕逼是莫测的,可能前一秒还在相爱,后一秒已开始相杀。
 
戛纳是爱布鲁诺·杜蒙的。
 
1997年第一次见面,戛纳将金摄影机特别荣誉奖给了杜蒙的处女作[人之子]。
 
▲电影[人之子],是杜蒙与戛纳的开始
 
1999年再次见面,戛纳十分欣赏他的[人啊人],给了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的提名,颁发了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大奖。
 
2006年,阔别7年的杜蒙带着[弗朗德勒]回来,戛纳又一次给了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的提名,颁发了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大奖。
 
2011年,时隔5年戛纳仍眷顾杜蒙,他的作品[撒旦之外]获一种关注单元一种关注大奖提名。
 
毋庸置疑,这一路走来,杜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戛纳系导演。
 
▲看上去很谦和,实际脾气并不小的布鲁诺·杜蒙
 
但杜蒙是来脾气就撕的。
 
2014年,一直被称为罗伯特·布列松接班人的杜蒙试图转型,带着黑色幽默喜剧[小孩子]再次来到戛纳。
 
或许是戛纳对杜蒙的恩宠太多,给了杜蒙一定会被提名的自信。
 
[小孩子]没有入围主竞赛单元后,杜蒙不开心了。
 
▲让杜蒙与戛纳撕逼的[小孩子]剧照
 
他先是找到电影节艺术总监兼选片人福茂,与他发生了一些肢体冲突。
 
此后开始找各种机会攻击福茂,骂他腐败,甚至打电话给新任主席Pierre Lescure暗示将他开除。
 
但此后杜蒙说自己与福茂的关系没有完全破裂。闹完脾气,脸还在,没撕破。
 
平静2年后,第69届戛纳电影节,杜蒙的[玛·鲁特]入围主竞赛单元。
 
果然,戛纳对杜蒙的爱,还在。 
 
此前戛纳对张艺谋也是喜爱的,先是第43届戛纳电影节[菊豆]入选主竞赛单元。
 
4年后,第47届戛纳电影节上他的[活着]再次获得金棕榈奖提名,并拿下评审团大奖、最佳男演员、天主教人道精神奖3项大奖。
 
张艺谋虽未到现场领奖,但戛纳为他保留座位以表敬意。
 
▲[活着]在第47届戛纳电影节上的海报
 
1995年张艺谋自己都觉得失败的作品[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]竟再次入围主竞赛单元,还拿了摄影技术贡献奖。
 
戛纳对他的情谊很重。
 
然而到了1999年,张艺谋本想将[一个都不能少]选送戛纳,但戛纳却想让他以[我的父亲母亲]来代替。
 
电影节主席雅各布对[一个都不能少]带有政治偏见,觉得该片有替政府做宣传的嫌疑。
 
张艺谋一气之下将两部影片都撤回了。
 
▲[一个都不能少]剧照,张艺谋与戛纳翻脸之作
 
此后张艺谋虽没有杜蒙式的肢体冲突,也没有破口大骂,但为了宣泄心中的怒火,他特意写了一封与戛纳翻脸的公开信。
 
文雅地撕了一把,并把[一个不能少]送到威尼斯,拿到金狮奖。
 
翻脸15年后,张艺谋的[归来]再次入选戛纳主竞赛单元,主席已不是当时的那个主席,戛纳也不是当时的那个戛纳了。
 
张艺谋与戛纳,也说不上爱与不爱了。
 
总有戏精想来撕
 
人作有祸,天作有雨,戏精附体的导演拉斯·冯·提尔可能是与戛纳撕逼战中最荒诞的那个。
 
从1984年拉斯·冯·提尔的处女作[犯罪元素]开始,他的作品9次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。
 
2000年,第53届戛纳电影节上,他更是凭借[黑暗中的舞者]拿下金棕榈奖。
 
总的来说,相比杜蒙,戛纳是把提尔宠上天了。
 
于是提尔在戛纳也美得有些过分了。
 
2011年他的作品[忧郁症]再次入围主竞赛单元,在影片发布会现场提尔忘乎所以。
 
开始胡言乱语,嘲讽自己的作品是垃圾不够,还说理解希特勒和纳粹,甚至扬言自己就是纳粹。
 
▲[忧郁症]主创团队在戛纳现场
 
第二天戛纳官方发表声明,要求拉斯·冯·提尔离开影展,即使作品获奖,他也不能登台领奖了。
 
受宠的提尔被撵出戛纳,跟妃子被皇上打入冷宫没什么区别了。
 
此后因言失宠的提尔不得不转而投向其他国际电影节,但他对戛纳一直心存怨念,即便事情已过去3年。
 
2014年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,他还是忍不住向戛纳开炮,身穿一件印有“拒绝戛纳”的T恤在柏林电影节的红毯上招摇。
 
▲提尔在柏林电影节隔空撕戛纳
 
到了今年,这场闹剧式的撕逼又有新进展。提尔的影片重回戛纳,新作[此房是我造]在戛纳进行了首映。
 
不出点事儿也不是提尔的性格,该片因为一些残暴的血腥场面,在放映期间惹百名观众愤然离场,整个片子放完,影厅里的人只剩半数。
 
天生是戏精的提尔,人作片子也作,真不知道他与戛纳还有多少孽缘未了。
 
撕不重要,气死你是关键
 
2008年第6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,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影片[大牌明星]惹恼了意大利著名总理朱利安·安德烈奥蒂,该片中讲述了他与黑手党间不可告人的密谋。
 
朱利安觉得被侮辱了,说只要他活着就不能放,意大利政府也为此与戛纳翻脸。
 
戛纳可不怕,翻脸就翻脸,总理怎么了?该放就得放。 
 
第二年,意大利女导演萨宾娜·古赞蒂根据阿奎拉大地震,拍摄了影片[阿奎拉:震动的意大利]。
 
该片讽刺了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,指责了震后政府的做法。
 
▲戛纳用这部[阿奎拉:震动的意大利]成功气死了意大利
 
这次意大利政府再次要求撤片,并宣传抵制戛纳电影节。
 
有趣的是,不怕事儿的戛纳不但如期放映了[阿奎拉:震动的意大利],还给意大利文化部长桑德罗·邦迪发送邀请。
 
结果当然是——被拒绝,意大利气得跳脚的画面已浮现眼前。
 
这撕,不关戛纳的事
 
不过戛纳也不是每次都是自己去撕人,也有无辜受牵连的时候,2004年戛纳惨遭行业工作人员抗议,电影节险些办不起来。
 
第5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开幕前,法国政府出台的规定使娱乐行业工人面临失业。
 
戛纳便成了工人们抗议政府的战场,上万名工人准备到戛纳游行,扬言得不到失业保障就让电影节举办不成。
 
戛纳方面调配1000名防暴警察进驻,但对外说是为了防范恐怖主义加强安全防备,不是为了抵制工人闹事。
 
但由于罢工,电影节迟迟宣布不出主竞赛单元入围影片,戛纳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。主办方不得不出面缓和,在电影节开幕前将此事解决。
 
尽管如此,开幕式当天,电影节场外还是有继续抗议的示威者聚集。这恐怕是让戛纳最头疼的一次撕逼了。
 
不管怎么说,第57届戛纳还是举办下去了,而50年前的一次运动中,戛纳是真被撕得停办了。
 
1968年第21届戛纳电影节举办之际,正值法国“五月风暴”运动爆发,学生罢课,工人罢工,戛纳受到了很大的波及。
 
以特吕弗、戈达尔、路易·马勒为代表的影人要求电影节停办。
 
他们认为此刻不该在这里看电影无视社会现实,而是应该与学生和工人们站在一起,配合这场运动。
 
▲当时的勒鲁什、戈达尔、特吕弗、马勒、波兰斯基
 
但当时电影节主席罗贝尔·勒布不愿接受这些提议,强烈要求正常放映参选影片,同时以导演波兰斯基为代表的一些影人也拒绝停办。
 
双方就此争执不停,但经过在场的举手表决,影片还是开始放映了。而后特吕弗、戈达尔等人站上了放映台,再次呼吁停办电影节。
 
拒绝停办的一方冲上台抢下他们的话筒,场面开始不受控制,在场的保安也无济于事。
 
特吕弗挨到耳光被推下台,戈达尔被一只脚架砸中。但他们坚持抓住幕布,阻止放映。
 
▲21届戛纳电影节混乱的现场
 
接着评委会成员莫妮卡·维蒂、路易·马勒、罗曼·波兰斯基和特伦斯·扬辞职,退出电影节。
 
无奈之下,主席勒布雷只能妥协,在第二天的发布会上宣布本届戛纳电影节停办。
 
法国女作家弗朗索瓦丝·萨冈曾任戛纳评审团主席,第一次开会时说:“戛纳混杂着阴森森的闹剧和滑稽歌剧的气味。”
 
路透社、美联社、法新社等主流媒体,也曾因报道权限方面问题联合抵制过戛纳。
 
……
 
如今戛纳国际电影节已举办至第71届,半个多世纪的时光里,与戛纳撕逼的破事儿多得说不完。
 
不过,这才说明了它的地位和名气。
 
不撕,何以成为今天的戛纳呢?
 
编辑_W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北方农村人
有错误哦,[归来]并没有获戛纳主竞赛提名。
2018-05-18   17:09
-
戛纳真有心机
2018-05-18   07:57
Cherry
王家卫还是戛纳的常客了
2018-05-17   20:15
蜉蝣
戛纳毕竟举办了71届了,它早已不再是法国独有的标签,戛纳的理念正在被当今世界各地的电影人在不断改写。。。
2018-05-17   20:13
朝阳东方
戛纳也是应时代而生,依时代所系啊。
2018-05-17   20:11
不在纽约看电影
戈达尔等新潮流系当年就是在戛纳走红世界的
2018-05-17   20:10
上海驊子
网飞也罢,戛纳也罢,现在倒成了谁也离不开谁。
2018-05-17   20:03
扫描二维码
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
扫描二维码,下载手机版看电影
IOS版
安卓版